很熱。

在拜訪完了朋友之後,在台北幾已是舉目無親的我就這麼四處蹓達了起來


等黃大恬的同時,也到淡水岸邊繞了一圈
雜亂的河邊工程摻著夏日燒灼的氣味,就連腳步都厚重得黏膩


一個人的情人橋............也是橋阿←廢話,總之我很man,不怕
才發現,台北的天空不輸那撈什子的南半球,整個也是藍到過剩、心曠神怡


也不知為何來到了真理,對這裡的印象明明只有阿君姑姑和一點點的康麼斯(笑)
本想找個安靜的地方聽聽蟬叫,到底還是被嘈雜的工程機具聲逼得加快腳步逃離了


順路來到了文化阿給,很觀光客地揮汗來上這麼一碗響噹噹的名產
可是...他們家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賣豆漿的?(驚) 是我的資料庫太陳舊了?


順著淡水線在劍潭站很自然地下了車,搭上紅五我回到了文化
沿路擦身而過的莘莘學子,不知怎地看在眼裡已是完全不同波長的毛頭孩子了‧囧


來八百遍還是要拍八百遍的仇人坡和百花池
學長告訴我的仇人坡故事言猶在耳,沐浴在陽光下的百花池顯得溫鈍


曉園,和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台北城
曾經的四年,無論是在公車或摩托車上,我的心裡總是不間斷地勾勒著這樣的一幅圖


老師說,每當雲霧飄進大恩高樓教室的時候,就會少了幾枚學生
又有幾年,文化下雪了,我卻始終沒能在陽明山上等到那白茫茫的一點夢幻


文化人才會有感覺的後門小路,忘不了的是透明小孩坐在鞦韆上的可怕傳說
而今,鞦韆也拆了,剩下的是四年後的我,走著一樣的路


延伸閱讀:憶‧淡水

Pe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