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0118 Around 30 (1)

已經很久沒出遠門的我,昨兒個匆匆跑了一趟久違的台北

站在市民大道與承德路口,被黑壓壓的人群包圍得喘不過氣
還不由自主地小小的恐慌了一下

看樣子,我真的是離群索居得太久了點,囧


(等等,這是在暗示你們金X堂都沒人群嗎)




太過匆忙的結果,是只來得及跟黃大恬吃頓小小的飯
我們約在(也是超級久違,大概已經八百年不見的)西門町

一出捷運口就看到我的有緣人葫蘆道長
(因為黃大恬笑得太誇張所以我只好放棄拍照,這圖網路上抓的)

20090118 Around 30 (2).jpg

想當年每到西門町必遇道長,然後我的大笑開關就會壞掉
最後吳藍的結論是,我,熊某人,就是道長尋尋覓覓的有緣人=口=

(話說道長的旗子也換了新版本了呢!)


而身為庄腳俗因為舊地重遊太興奮
也顧不得大素顏,硬是拉著黃大恬在路邊拍起照來

20090118 Around 30 (3)

(離群索居太久,連手也廢了,整個不知道是在糊什麼鬼的)

最後因為看到在東京吃過的和民很興奮←庄腳俗就是庄腳俗
加上兩顆酒鬼之心蠢蠢欲動(好啦,我承認我這顆動比較大)
就這麼我們大腳一邁,豪不猶豫地進了這居酒屋把酒言歡去

(喂喂,天都還沒黑呢)

20090118 Around 30 (4)

(補充一下,上次的和民在這裡←愛吃鬼回味了起來真是沒完沒了阿)


然後聊起了那些熟悉的名字
那些天真的單純的痛快的過去

免不了的還有那從未昇華的的職場煉獄
我們陷在可怕的無限迴圈裡,越纏、越緊

不大不小的年紀,半生不熟的個性
我們似乎,怎麼也沒辦法變得精明
又或者,變得冷酷

還有那些好男人爛男人唉
那些美好的不堪的大概永遠無解的

曾經傷得模糊的血口,再扯起來還是揪心
說好要忘的,又總是鮮明


就這麼,我們也畢業了快五年
我在做什麼、我們在做什麼呢?

總是有著什麼在背後追趕
而拼命想抓住的什麼,又總是輪廓模糊得讓人無助

有期待、有等待,是不安、也矛盾─


閃耀著黃澄光輝的蜂蜜梅酒在舌上擴散
Around 30的酸甜苦澀,也從心底持續發酵






(搞什麼怎麼整篇文章變成道長最搶眼阿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ii 的頭像
Peii

熊牌濃湯罐頭

Pe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